导演郭帆:用调研和科学的态度做电影 将拍科幻片

        时间:2015.02.13 来源:艺恩网

        《同桌的妳》导演将拍科幻片


            八零后的新生代导演已成为大家瞩目的焦点话题,在2014年国产票房top10影片中,有3部是八零后导演的作品。近期,记者专访其中著名代表郭帆导演,探究年轻导演对电影与行业的新思考,其电影前期制作过程中调研方法的运用,对电影前期制作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记者:您自编自导《李献计历险记》,又作为导演执导了《同桌的你》,该片成为2014年国产片票房第10名。通过这些经验,您对电影是否有一些思考或者观点和大家分享?


            郭帆:我也是拍了两个片子中遇到了很多问题,两次拍完片子之后我分别做了总结,第一个片子总结了三万多字,第二个片子四万多字,就是总结各个部分出现了什么问题,该如何杜绝,也想到了一些方法、工具,包括自己想的和借鉴好莱坞的一些工具。


            科学的调研要贯穿于影片创意到摄制的整个制作过程,随着90后成为观影主体,调研的主要对象就是他们,他们决定着电影的成败。


            记者:您能否介绍一下您总结出来的方法论?


            郭帆:主要是从创意到剧本要做至少三轮调研。


            比方说电影从一个想法开始,这个想法确定之后,我们形成一个两千字的大纲,委派一个市场调研公司,对片名和大纲做一个调研,这个调研主要针对的人群是90后,让他们来看这个概念是不是觉得好玩,这个片名是不是足够吸引人,根据调查的结果看这个项目如何去做,这是在决策阶段。


            如果70%的人觉得这个想法不错,那我们就继续把想法发展,把它变成一个分场大纲。分场大纲完成后,同样去做调研,做完之后我们知道每场戏中哪些是他们喜欢的,哪些是他们不喜欢的,我们修改进剧本。到了剧本阶段做调研就比较难了,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得懂剧本的,我们必须要改写成两万字的小说,这个方式再去做调研,等这三轮完成之后,文本型的东西就完成了。


            记者:关于影片在剧本创作和制作阶段过程中调研方法的科学运用,我们艺恩在业内呼吁并已经形成相关研究和服务体系了,和您的想法也很契合。


            郭帆:是的。经过这种方法最后形成的剧本或文本杜绝了两类人,导演和制片人。导演和制片人在整个创作过程中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一拍脑门说我就这么做,而这么干是不是好不知道,市场是不是会接受也不知道。这种方式可以让大家都不用去争执。


            剧本完成之后做分镜,结合调研提前完成剪辑版本。对于预算制定和控制,以及实行完片担保非常重要。


            对于我来讲,后面的筹备小的团队,主要是主创,会有摄影师、分镜师、剪辑师、美术等一起做分镜。分镜完成之后,我们也会对分镜做一个调研,找目标观众群体看分镜提意见,提完意见的版本就几乎是最后剪辑的版本了,剪辑师会根据这个意见做一个版本的调整,在这个情况下,所有的部门沟通变得非常容易。


            分镜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根据分镜结论估算预算,也是一个特别好的节省成本的方式。分镜在往后有一个好处,就是拍摄量化,利于完片担保制度的执行。后期的拍摄对于我来说反倒没有那么重要,就按照分镜一步步来。


            当拍摄完成之后,依照分镜的剪辑会很快出来一个初剪版,初剪版我们继续做调研,这个试片在《同桌的你》已经做了,做了两轮试片,得出了五十多页的调查报告,那个报告细分到对里面的每句话是否喜欢,对这个演员是否喜欢,每场戏是否喜欢或者是不喜欢,我们都会记录,包括每一个人的情绪曲线我们都会体现,通过这个调研我们把观众认为好的、喜欢的场景和段落筛选好,对剪辑来讲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所以在这个流程下,到剪辑的试片完成之后,之前大概要做五到六轮的市场调研,这个过程就是把整个电影制作过程变的量化的一个结果,最终的剪辑版的试片是对宣传的一个指导。通过这种方式我们会选定合适的人群以及合适的方式去营销,整体来讲我们尽量把过程去细分,在细分的过程中,会在每一个环节也会做细分。


            我个人喜欢科幻影片,我下一个片子也是科幻类型的。我在零七年开始着手该片最基础的宇宙原则、维度等世界观的撰写了,目前已经有三万字了。为的就是用科学严谨的态度和精神做这部电影。


           记者:您接下来的电影会是什么类型,可以透露一下吗?


            郭帆:我从我个人来讲,我个人喜好是科幻类的片子,之前的《李献计历险记》就是一个软科幻的包装。我觉得从类型片来讲科幻片是一个大类,在美国从五六十年代发展到现在,成为好莱坞第一大类型片,不管是从它的效益上来讲还是票房收入上来讲,但中国现在还是一个相对空白的阶段。


            我也想开始着手,我下一个片子也是科幻类型的。做科幻片的时候你之前要增加一个东西,就是世界观,我这个世界观是从07年开始写的,很复杂很庞大的一个东西。最近的《星际穿越》我特别喜欢,倒不是因为它的剧作,而是我惊艳于它科学上的严谨,比如黑洞形态的刻画基本上接近理论中的形态,我觉得应该拿出这种精神来做电影,不要忽略电影中的每一个细节,觉得没有关系没有人会在意这些东西,其实你要对得起你的内心。